解读“网络力量指数”排名 作者:武获山

2011年,著名的经济学人智库在博思艾伦咨询公司的支持下开发出了“网络力量指数”模型并发布相关报告。该指数是一种由39项指标和次级指标构成的动态定性和定量模型,研究对象包括“二十国集团”(G20)中除欧盟以外的其他所有19个国家。指数模型最终基于这种标准体系对各个国家网络力量进行了排名。尽管这种排名的时效性和客观性值得推敲,但其研究方法和若干重要结论对于我们依然具有重要的借鉴意义。

网络空间被称为与陆、海、空、天并列的“第五域”,无论政府还是其他各类组织都对该问题表现出极大兴趣。世界各国都越发重视如何最大程度上发展其网络力量的问题。例如,美国总统奥巴马就公开宣布数字化基础设施是“国家战略资产”,而且美国国防部也已经建立起美国网络司令部(the United States Cyber Command),并赋予其在这个领域中实施防御的任务。

随着世界各国扩张其网络基础设施,网络安全正成为一种越发令人担忧的问题。2008年,一个被称为“幽灵网络”(GhostNet)的秘密间谍网络进入公众视野,其潜入超过100多个国家政府的高价值电脑窃取信息。2010年,“震网”(StuxNet)病毒则第一次实现了对关键基础设施造成物理破坏的网络攻击。

为了更好地理解影响全球网络能力的因素,经济学人智库(Economist Intelligence Unit, EIU)在博思艾伦咨询公司(BoozAllen Hamilton)的支持下开发出了“网络力量指数”模型。该指数是一种由数十项评价标准和次级指标构成的动态定性和定量模型,能够衡量网络环境的具体属性,涵盖网络力量的四种驱动力:法律和监管框架、经济和社会环境、技术基础设施以及工业应用。

网络力量指数对“二十国集团”中除欧盟以外的19个国家相关能力进行了评估(见表1)。这些国家在全球GDP总量中的份额超过45%,而其人口也超过了全球的2/3。所有研究对象都必须在构成该指数模型的四个类别领域中展现出坚实的政策、实践和执行能力才能在指数排名中取得更高的得分。每个国家都由经济学人智库的一名分析师负责与其他国家进行对比评估,分类和单个指标都根据其相对重要性的假设确定权重(见表2)。

表1:网络能力整体排名

blob.png

表2 :研究指标与权重设置


blob.png 

blob.png

从整体上看,在该指数模型中排名前五位的国家分别是英国、美国、澳大利亚、德国和加拿大——这意味着西方发达国家在通往数字化时代的发展道路上依然处于领先地位。国际互联网在这些国家的高普及率是造成这种结果的主要原因之一。2010年,发达国家中家庭互联网普及率达到了65.6%,几乎是发展中国家互联网普及率的4倍。位于指数前五位的国家更是在所有参考指标中都处于领先地位:在四项分类领域中的排名中都处于前7位。

大部分亚洲国家位于指数排名的中段,其中包括第7位的韩国、第8位的日本和第13位的中国;新兴市场国家的网络力量普遍落后于其经济表现,被称为“金砖四国”(BRIC)的巴西、俄罗斯、印度和中国分别处于排名的第10、14、17和13位;属于所谓“灵猫六国”(CIVETS)的印度尼西亚、土耳其和南非则分别位于第19、15和16位,总体上占据了排名的中后部。位于指数排名首尾两端的国家之间依然存在着显著差异,例如,在0-100分的评估范围中,位于顶端的英国得分大约是位于底部沙特阿拉伯的3倍。

该指数模型得出的其他重要结论还包括:

全面的网络空间政策是国家取得成功的关键因素。德国以近乎完美的得分在法律和监管框架类别中处于领先地位,排位在其之后的其他西方国家在整体指数模型中也表现出较强竞争力。在所有研究对象中,德国是制定全面国家网络发展规划和网络安全发展规划的5个国家之一,其他4个分别是英国、美国、法国和日本。

网络安全规划并没有得到大多数国家的重视。多个主要经济体甚至根本没有制定任何网络安全规划。事实上,指数模型研究的4个主要国家不但没有制定网络安全规划,甚至没有迹象表明他们正在从事这项工作(阿根廷、印度尼西亚、俄罗斯、沙特阿拉伯),而另外7个国家仅仅是处于制定规划的过程之中。而国家网络防护政策的核心组成部分就是国家网络安全规划。

网络力量依靠坚实的国家基础能力,其中包括技术能力、教育水平、开放贸易政策以及创新型商业环境。根据指数模型反映的结论,美国的经济和社会基础能够最为有力地支持网络力量发展,其中的促进因素包括高等教育入学率、研究和开发经费投入、开放贸易环境等。亚洲不断崛起的影响因素也在这种指标类别中得到反映:中国在贸易指标中处于领先地位,而日本和韩国分别在技术能力指标中处于第一和第二的位置。

在发达国家中,信息和通信接入水平处于更加重要的位置。在衡量信息和通信接入水平时,发达国家和新兴市场之间存在明显差异。英国、美国和德国的相关指标中领先,而墨西哥、印度尼西亚、印度、中国和南非则在排名中位于底部。但是韩国是一个例外,尽管政府制定了强有力的改进接入能力政策,但其仅在该项指数排名中处于第15位。

在关键工业领域中,“二十国集团”国家仅仅表现出有限的技术进步水平。澳大利亚是在工业应用类别中排名处于首位的国家,该指标衡量信息和通信发展在不同类型工业领域中的应用水平,其中包括能源、医疗、交通、政府以及电子商务等。尽管澳大利亚在该项分类领域中位于首位,但其仅仅在电子医疗指标中处在领先位置,工业领域内技术发展水平不均衡现象在其中表现地尤为突出。


2016-06-17 14:29
来源:知远战略与防务研究所 网络力量研究中心
热门推荐更多
热点新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