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在野:网络强国军民融合问题的路径解析和策略思考 作者:网络空间战略论坛特聘研究员 龙在野

网络空间的自由理念起源于一张蜘蛛网所能够表现出来的四通八达和中央控制,因此网络控域空间的基本形态就是通联,以此来突破原有人类生态环境对自由解放的时空限制,这就是网络空间的最本源诠释。而通联的结果就是融合,令原本隔离开来的各种事物产生相互联系和彼此包容,进行能量聚合或风险分担,最后达到事物个性在适者生存条件下的和谐共生。站在这个唯物主义基点上,军民融合不单纯是我们的思想创新,更是我们适应时代发展的唯一科学选择,必须抱着谦卑的学习态度,从厘清基本概念开始研究,才有可能找到加快提升网络空间安全防御能力的国家策略和军事路线,进而保驾护航网络强国的远洋之旅。

一、军民融合理论体系内术语概念的客观诠释和差异解读

统一思想的前提是概念理解没有二义性,这是建造网络强国巴别塔的重要基础。但是目前百家争鸣的网络空间,经常由于不同作业领域和认知程度而出现同一定义各自表述。对于这种争鸣现象中某些纯粹出于经济利益目的、只长肥肉不长肌肉的定义解释,确实有必要从最初的定义层面进行阐述,避免误导事业发展。

(一)防御防护相似而不同义,国家安全的军事方针是积极防御

《辞海》上对防护的解释是“防备和保护”,示例为“这些精密仪器在运输途中要严加防护”。对防御的词条解释是“抗击敌人的进攻。”甚为有趣的示例为“防御战:不能消极防御,要主动进攻。”图解两者不同,防护是双手抱头,目的是减损;防御是一手前伸作护头状,一手置胸作格挡状,双手其实都伺机要击打对手,目的是止攻甚至诱敌。换用数学公式来推算,防御是攻和守的量值相加,是进攻和防护的求和,两者在本质上有着显著区别。为了避免防御理念被怯战者以防护概念来替代或利用,毛泽东在1938年的《论持久战》中明确指出:战争目的中,消灭敌人是主要的,保存自己是第二位的,因为只有大量地消灭敌人,才能有效地保存自己。因此,作为消灭敌人之主要手段的进攻是主要的,而作为消灭敌人之辅助手段和作为保存自己之一种手段的防御,是第二位的。这种在特殊历史时期,以主动进攻涵盖积极防御的概念使用,表明了军事决心,是充满智慧的。

由此可以看出,我国的积极防御军事方针不是加强防护动作的全盘统筹,而是爱好和平、负责任大国的正确战争解读。

(二)军民一体共域而不同处,网络空间的融合目标是知行合一

网络空间的大联通带来了宇宙万物的大联合,其中就包括战场界限模糊后的军民一体。当军队和社会在同一个网络空间里你生活我战备的时候,防御概念涌现出许多新质特性。有人提出国家大防御理念,认为军队不能盯着自己的军事信息系统,而应该放眼到全国的信息产业,甚至全球的网络化空间。这无疑是正确的,但如何使军队在没有边防的网络防线上实现有效驻防,才是考量利益安全的关键。军队对国家信息产业的防御状态有三种形式,军队被指派到信息产业某个节点上的可以称作“固定哨”,常态合作、定期勘察某条某区域信息链路的是“流动哨”,只有在信息产业中融合发展、高度依存的才是“联防哨”,这是网络空间安全的第三个高级阶段,契合了网络空间的模糊特征和融合需求。

必须深刻指出的是,当网络空间安全已经关联到企业的任一台智能机器、每一个工控开关的时候,利益弱相关、安全强相关的军队需要被“地方企业”主动请进来,成为企业安全生产和责任承担的第一道规范性的“蛋糕模具”,军队知形方能知行,军地一体方可一心。          

(三)强国大国象形而不同源,民族复兴的信念基础是迎难而上

信息浪潮的简单内涵是“我们都在水里”,网络社会的基本特征是“我们都在网上”,这是不可回避的人类文明进程。但这个通联格局下的信息地球村,是由美国人主导设计和建造的,我们不知不觉中被规整成大片茂盛的庄稼很容易,而要建设成为自主可控的网络强国必须突围诸多危险和困境。主要困境有三:一是棱镜下的政治。世界上没有百分百正确的政党,而美国的“棱镜”监视系统和“推特”政府营销网络,能够先发制人地对我进行“污点放大”,诋毁和孤立我国家形象;二是禽流感的经济。我国能源、通信、金融、交通等事关国计民生的重要行业基础设施基本上通用美国产品技术,系统安全性十分脆弱。依赖即是风险。最多依赖接近绝对危险。我们难以抵御专为我们设计的流感病毒或震网攻击。三是山寨化的军队。世界军事正在进行信息化升级,但是普遍效仿着美国理念和原型系统。我军虽然继承有红军传统的免疫基因,但是在指挥系统、武器平台、传感链路等诸多信息作战方面,仍要提前预警和应对美国威胁。

国家对待困难的态度,决定民族的命运。狭路相逢勇者胜,即使是锁链桎梏下的斯巴达奴隶,也有机会撼动罗马帝国。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只要具备迎难而上的勇气和避实击虚的智慧,任何格局封锁都可以突围甚至反制。

二、军民融合发展模式内职能定位的合力突围和路径抉择

明确职能和关系是处理矛盾的先决条件。军民融合发展的首要事情就是明确各方职责和合作关系,让国家、地方和军队在同一轨道内高效运行,聚能冲破美国垄断格局的合力,选准正确路径而一飞冲天。

(一)顺合三权:政治权为经络、经济权为躯肌、军事权为骨骼

治理之途,无非权利责相合、一法而贯之。所以首推立权,明确国家、企业和军队在网络空间安全防御体系中的职能区分。一是政治经络的统辖权。网络时代战争的70%以上工作都是由政府完成的,某种程度上格局经略之态势决定了军事准备之胜势,国家博弈之结果直接转换为军事对战之结论。当网络通联了全域战场,我们不得不把政府送上前线。二是经济躯体的发展权。人类战争的科技程度越高,耗费的财富成本也就越大。企业快速积累财富没有错,但是长肉,一定要附着在骨头上。三是军事骨骼的防卫权。即使是希腊“墨家”阿基米德,也抵不过一只罗马士兵的任性长矛。军队一直是解决最后分歧的简单武力,要保持锋利状态。

(二)礼让三军:政治让军同谋、企业让军先知、社会让军殊荣

言利不是件可耻的事情。但是针对安全防御这件事情,对待不言利的人民军队,各方尚需礼让三分,减小利而求大安。一是职位被重视。信息时代的网络对抗是常态化的,安全危机和攻伐手段都可以毫无预警性地被预置在各种政治活动和经济合作中,这就需要让军队时刻在政府和企业身边,当好安全专家的角色。二是职能被重用。安全是一项成本,除非是国家抱着赌徒心理,否则这项成本必须支出,即使代价是放缓速度和招惹抱怨。在工业基础都联网运行的网络社会,企业如果不让军队了解其内部网络结构和基本流程,就不是真正的托付安全。三是职业被重勋。所谓的养兵千日:资币以养其敢死无忧之心,精武以养其赴死无畏之能,荣身以养其必死无憾之志。有此三养,则得三军。

(三)厘定三责:国有控局之责、业有资战之责、军有御敌之责

明责是治理的关键,尽责是治理的难题,因为权职可以服众,利益可以用众,而责任却要自己担当。具体实施上有三个要点:一是国家控局要抓大顾小。政治的网络化并不全是好事,虽然提高了政务效率,打造了数字城市和智慧地球,但是会使国家格局受到网络映射的动态影响而快速变化,这对强调“稳定性”的国家政权来讲任重道远。国家政权必须控制格局、建设格局,大处兴利、小处除弊,否则细节决定成败。二是企业资战要轻财重义。企业是国家的兴业基石。美国有八大金刚,不只是说他们能力有多么强大,而是他们会认真听政府的话、服务于军队的建设,这就是民族企业的大义和担当。三是军队御敌要明枪暗箭。网络空间作战是个混沌战场,而解决混沌的是方法论,即用最有效的办法来破解高尔丁死结问题。由于全球一网、军民复用,所以我们目标上要“有所不为”;也正是由于如此,手段上我们可以“无所不用”,明枪正合,暗箭奇胜,不必拘泥于手段。

(四)治理三乱:官怠国资者杀、兵乱农耕者杀、田占军道者杀

执法是最后的维护能力,是一种惩戒手段,按照律令执行程序即可。目前政府部门、企业单位和军队之间的“九龙治水”情况,并非是“路线有误、雀行无序”,而是“空间初见、混沌未分”的新生事物必然发展阶段,只要把握网络空间特点进行职责定位,避免三不管区域,就能够太平景象。需要注意的是,网络空间是个自由空间,所以更加需要法制管理和契约精神。乱世用重典,对于网络这个新生空间,必须体现出“惩戒效应”,才能够有效制约各方的“越界”和“违规”行为,这是适时融合、全程融合、动态融合的前提条件。

三、军民融合能力框架内加快提升的有效措施和具体方法

“顺势而为”语出《吕氏春秋》,“谋时而动”语出《庄子》,都是圣贤思想转换成最大应用的民间俗语。当今中国,网络经济发展繁荣世界,全面推动网络治理变革,军民融合谋求发展优势。在这个背景下的网络空间安全防御能力建设,更要契合天时、地利、人和,才能够在美国的全球打压格局中作活一盘大棋,于不经意处出惊蛰。

(一)顺应天时的军民融合要懂得机会的把握和制造

军民融合的路线已经确定,剩下的工作就是全面“启动”,就是积极“落实”。然后好像没有产生一些“标志性”成果或者“创新性”大动作,政绩体现就会很薄弱。这是任何长期路线和基础工程必须要警惕的。人类文明史一直是以时间轴为度量单位的,而时机,就是时间轴上偶尔出现的、稍纵即逝的机会。所以一定要看准、抓住,还有一些,必须“等待”。一是常态之机,出现在“时刻准备着”的朝夕相处。军地双方的相处模式,无非是臂摆臂的平行关系、面对面的合作关系、背对背的竞争关系,但是在共同愿景、优势互补、对比检验等环节,都可能不经意间出现提高效率的融合契机,产生非和不可的融合需求。二是动局之机,出现在“吹皱一池春水”的外来变化。变化是世界的形态,更是网络空间的特征。美国圈子内的网络北约存在着出现联盟裂隙的可能性,抓住机会就能够突破岛链围剿。美国圈子外也有俄罗斯等帝国归来,有效减弱我正面压力。更有无处不在的网络暴恐使得世界充满激突动荡,善加判断可以实现乱中取胜。三是制造之机,出现在“水滴石穿”的刻意经营。德国中校古德里安创新的坦克闪击战法,使德国纳粹几乎征服了世界。英国瓦特发明的新式蒸汽机,引领人类进入工业文明。所有的杀手锏武器和颠覆性技术,都是悄无声息的苦心经营,最后才昙花盛开、逆转乾坤。

(二)借力地利的军民融合要懂得尺寸的拿捏和牺牲

融合深度不能脱离军地融合的能力基础和现实状况。中庸作为非常实用的东方处世哲学,其精髓之一就是“恰到好处”,其反义词则是“过犹不及”或“矫枉过正”。万事和谐,皆在度之把握。人类文明本是混沌一体的,后来才衍生出政府、军队、企业等国家组织,所以军民融合不是重回混沌状态,而是面对偌大玄虚的网络空间,寻找以及重构最佳的国家“智略模型和动能系统”。拿捏有三:一是具有独立本体特征的,需要的是和谐。军地诸要素毕竟是独立个体,不能为了融合而搅和,或者说某些方面是不相融的。融合有一种境界,叫作为宏远目标最大输出下的各司其职。二是具有角色借助特征的,需要打磨啮合。融合是美好的,但是不要忽略过程中有一种行为,叫作牺牲。融入全域空间防御,防御目标增多且陌生,军队要牺牲休养成本;让位最近技术应用,主动舍弃某些赚钱机会,企业要牺牲利益成本;恪守民族复兴担当,网民们不能信口雌黄,个人要牺牲自由成本。三是具有资源复用特征的,需要交织融合。资源复用本身就是网络通联的最初目的,也是垄断产生的根源。军地双方可以在此方面开展广泛融合,关键在于某些特权的取舍。我们需要以本国军民融合的“非垄断”来破敌“大垄断”,这也是一种智略对弈。

(三)问道人和的军民融合要懂得格局的经略和谋算

军民融合是我们要看清的网络强国路之起点。但是我们不仅要看清楚脚下的路,更要关注“诗和远方”。因为和谐发展与矛盾破解是个“一直在路上”的长期过程,我们等不到答案,只能定下目标,然后尽早经略和谋划计算。我们要善于在文化传承和人民拥护中寻找优秀基因,打造出以我为主的网络空间安全格局。一是强化政治核心。军民一体“融合”比三权分立“制衡”更具有人类智慧,我们的政党优势一直都存在,现在需要的是信息化表述方式。二是重塑民族企业。在经济建设为中心的前提下,让“财富”本体去关注“灵魂”本心,孵育支持红色信息产业。三是健全军队能力。网络“智能”不能够替代工业“动能”。在加强信息系统建设的同时,我们要弥补工业革命的机械化缺课,决不能陷入网络战泡沫。


2017-05-04 11:39
来源:中国信息安全杂志(2017.4)
热门推荐更多
热点新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