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承军:聚焦信息化建设,推动军民融合深度发展 作者:国家安全委员会高级研究员 量子防务首席科学家 杨承军

十八大明确把“军民融合”作为国家战略以来,国家和军队都先后建立了相应机构,专门规划、组织和协调“军转民”及“民参军”工作。今年年初,中央成立了以习近平主席为主任的军民融合发展委员会,充分体现了党和国家对军民融合工作的高度重视。

世界正在逐渐步入信息时代,现代战争也日趋呈现出信息化战争的特质。党和国家现在之所以高度重视军民融合,从根本上说就是为了提升国家整体的信息化水平,是为了进一步提升和打赢现代信息化战争的能力,这是确保国民经济可持续发展及强化军队现代化建设的重大战略举措。

一、发达国家在军民融合领域的主要做法及深刻启示

世界发达国家在军民融合领域,多数起步早,很多战略谋划及具体做法值得我们借鉴。

(一)发达国家高度重视军民融合

冷战结束后,美国提出了扩大利用先进民用技术的军民融合发展战略,将军民兼容作为长远发展规划,特别在加强军队信息化建设上投入巨大。经过二十多年的努力,已基本形成了军民一体发展信息化武器装备的运行模式。俄罗斯汲取了苏联时期“军工优先、先进军事技术不许转为民用”而拖累国家经济建设的沉痛教训,确立了武器装备“军民结合、军地融合、信息领先”的新发展战略,积极推动军民融合快速发展并取得显著效果,其综合军力及信息化作战能力在近年中得到了快速恢复和新的发展。日本在二战后被禁止发展非用于自卫的军事工业,但凭借美国扶持和朝鲜战争的机遇,其民用企业在卫星研发、一箭多星、大型舰船、重型军械制造、信息技术及新材料等领域逐步拥有了世界先进的技术和能力,在前不久与美国联合研制成功的“标准3”型海基防空导弹中,其一级、二级固体发动机和能够耐高温的头锥,都是日本民企制造的。英国、法国、印度和以色列等国,在高新技术武器装备军民融合式发展问题上,也进行了多种形式、多种方法的探索和实践,都取得了很好的发展效果。

(二)发达国家实行军民融合的主要做法

发达国家在军民融合领域的主要做法体现在六个方面。

一是建立国家军民融合式运行机制。对于军民融合的宏观规划,发达国家都进行了顶层战略设计。美国自上而下建立了军民融合体系和专职机构,由国家决策相关重大问题;参联会对军事决策具有绝对监控权;注重抓好各方协同。

二是不断完善军民融合的法律和规章。发达国家都先后制定了多项并不断完善着各种相关法律制度;结合本国特点完善武器管理法规;注重完善民用军事设施的法律和规章;确保了军地双方各自的利益得到维护。

三是发展军民共享的武器技术资源。在武器系统的所涉及的信息技术、材料和工艺等,都打破壁垒进行了互通共享。美国创新主体的军民融合,实行了市场导向型,产业链是开放型和社会化的,军地之间没有相互封闭的壁垒。

四是拥有充足的经费保障军民融合。这些国家都设立或建立了国家资助启动资金。美国政府、军队和民间的数百个科研机构的研究经费与建设发展经费,全部或者绝大部分来自联邦政府,少量依靠企业赞助。

五是高度重视促进国家民用高技术企业的发展。对涉及的民企进行重点扶持或资助,使其能够尽快研发出适用的新产品。日本政府将军品产值占企业总产值10%以上的企业列为重点军工企业,在经费、政策、管理等方面实行政策倾斜。

六是疏通“军转民”和“民参军”的渠道。发达国家都高度重视消除人为设置的军地交流障碍,鼓励军企员工到民营企业展现其智慧、经验和技能;鼓励军工企业收购民营企业;鼓励军品经解密后进入市场等。

(三)带给我们的启示

国外发达国家与我国社会性质、制度不同,他们的做法我们不能盲目照搬照抄,但有些值得我们借鉴。从发达国家实行军民融合的做法中,可以梳理出五个方面的重要启示:

一是在国家层面进行宏观谋划和指导,并关注和抓好相关政策的落实;

二是不断完善相关法律、规章和制度,使之有章可循、有法可依;

三是坚持军方按照打仗要求实施主导,坚持遴选最优的技术和产品“参军”;

四是在融合中要兼顾军地双方利益,实现作战效益和经济的效益的“双赢”;

五是随时跟踪和发现融合中出现的矛盾问题,及时解决、妥善处理发生的纠纷和矛盾。

二、我国军民融合发展历程回顾及现状分析

实行军民融合是我党和我军的光荣传统。早在1956年,毛泽东同志就提出了“军民结合、平战结合、以军为主、寓军于民”的重要思想,这既是兴国之举,又是强军之道。推动军民融合的深入发展,对军队来说,就是要紧紧围绕有效履行使命任务,切实把军民融合式发展作为加快战斗力生成模式转变的重要途径,更加主动地将国防和军队建设融入经济社会发展体系;对地方来说,就是要创新科技形式、拓宽发展范围、提高融合水平,在国防动员、涉军科研、信息攻防、抢险救灾、社会保障等方面,进行全方位多领域的“参军”。

(一)实行军民融合是我党我军的光荣传统

建国以来特别是改革开放30多年来,我军在武器装备军民融合发展问题上,进行了不懈的探索和努力,机制体制不断健全,政策法规不断完善,融合领域不断拓展,综合效益不断显现。2008年以来,国务院明确由工信部负责推动军民融合、寓军于民,国防科技工业局负责保障军工核心能力建设,并把军民融合拓展到经济、科技、教育、服务、动员等领域。近年来,我们在军民融合中做了许多有益探索,有着进一步实行军民融合的坚实基础。

(二)实现军民融合仍然存在多种障碍

我们应清醒地看到,在军民融合领域,多年来军队与地方各自为政,形成了不少人为壁垒。重复投资、重复研制、重复发展、互相封锁等现象严重存在,已经成为多年的痼疾;仍然存在着军工企业封闭落后、军民结合产业支撑不足、资源共享程度不高、机制运行不畅、政策法规不够健全等问题;仍然存在着批准融合的准入权限太高,多年形成的现行供求机制很难突破;持续多年的利益链条还十分坚固,因为这涉及多方的切身利益;军地之间的人为隔离障碍鸿沟依然存在,没有经常联系的顺畅平台和渠道。

三、军队迫切需要在信息化建设上实行军民融合

20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前,我国的军工企业普遍比民营企业先进,很多人把能够进入军工企业工作看成非常自豪和骄傲的事。但是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很多民营企业的科技水平逐渐超过了军工企业。在这种形势下,军民之间亟需实行优化组合、重新配置并进行密切融合。我在军队服役47年,深感军民融合的极端重要性、必要性和迫切性。

(一)战略武器亟需信息化

一是围绕提升突防能力,首先是使用高性能干扰芯片,以防止敌卫星、雷达的侦察、监视和摧毁;其次是引进高端民用捕捉、监视和跟踪的信息技术,以解决对拦截目标如导弹和战机的有效打击,如应对即将在韩国部署的“萨德”陆基反导系统及美日刚刚联合研制成功的“标准3”型海基防空导弹等;再次是需要新型隐形技术和材料,使导弹、战机和战略核潜艇隐身。

二是围绕提升精确制导与控制技术,需要引进载人航天器的飞行控制、分离、对接和返回的精确信息控制技术,使我们的战略武器命中精度更高、控制更加精准。

三是围绕缩短作战准备时间,使用信息化程度更高的测试设备,使我们的作战应急反应时间更短。

(二)军队安全保密工作亟需信息化

因失密而造成战略被动甚至作战失败的教训不胜枚举。做好信息安全工作,不仅需要信息部队的努力,更需要全军官兵和相关企业的共同努力。

一是研发信息专用装备设备,用于在战时进行信息攻击、信息屏蔽。

二是提升现役信息作战力量在严酷战争环境中的自我防护和主动进攻能力。

三是不断引进民企研发的信息攻防设备装备。

(三)作战武器系统亟需信息化

现代作战不仅要依靠新型武器,系统整体作用更重要。

一是需要优化、减少或合并战略武器系统的信息化测试检查项目。

二是运用信息化手段,提升对地面设备及车辆的日常管理、安全贮存、维护管理和年度检测水平。

三是研发并尽快装备能够应对各种意外突发情况的装备、装具和手段,并通过信息系统使其成为一个有机整体。

(四)对动目标跟踪定位亟需信息化

多年来,军队进行的目标整编工作大都是静止目标,根据当前军事斗争的需要来看,我们亟需对各种动目标进行目标整编,尽快构建完备的目标信息资料库。

一是对各种移动目标(航母、卫星、来袭导弹和战机等)的及时发现、精确定位、捕捉跟踪和准确打击的信息技术;

二是引进侦察信息定位技术,在实施民事救援行动中,实现救援的针对性和准确性。

(五)作战阵地管理亟需信息化

机场、军港、导弹等作战阵地是军队打仗的重要依托,平时就必须规划好、建设好。

一是研发先进的通风过滤设备,改进机库、坑道、竖井等设施的通风质量,并进行信息化智能控制。

二是引进垃圾处理技术,对在机库、坑道和竖井驻练期间产生的各种垃圾、粪便进行化解处理和信息化监控。

三是引进高强度的建筑材料,强化各种装备坑道、竖井防护门和井盖的抗打击强度,完善信息化预警设施。

(六)基层部队管理亟需信息化

目前全军部队仍然实行“封闭式管理”,致使生活环境比较单调枯燥,特别是担负应急作战任务的值班部队更是这样,这种情况亟需改变。

一是需要引进民用网络技术,以构建和丰富基层部队的军事互联网;

二是丰富训练手段,让官兵能够学到更多的信息知识和军地适用的技术和能力。

(七)军队通信技术和装备亟需信息化

军事通信、特别是信息化系统在军队机动中的“山中通”和“动中通”难题至今没有解决。

一是需要引进地方高性能通信技术和装备,并进行的有效的信息屏蔽和加密;

二是需要引进越级信息交互的技术和设备,逐步达到美军联合参谋部可以接受战场单兵信息的水平。

(八)预备役官兵召集和训练亟需信息化

在国家进入战争状态和体制下,预备役是确保军队保持持续作战能力的重要力量。

一是需要军地双方共同研究制定预备役官兵尽快到岗到位的方案预案;

二是需要军队与地方政府协调好预备役官兵归建到岗的保障措施;

三是要解决好预备役官兵平时训练与管理的条件、手段和设施问题。

四、对搞好信息化领域的军民融合战略构想

要把“军民融合”国家战略落到实处,必须要深入调研、准确决策,务实推进。我们不能因循守旧和故步自封,而要不断创新和有作为,真正疏通“军转民”的渠道;地方各级及民营企业要真正弄清军队需求,让自己的信息化优势能够被军队使用并列装,产生效益,切实实现“民参军”。

一是构建日常军地交往平台。使军地的交往不再仅仅局限在政治部和民政部门的范围,注重在政府、企业和军方之间的融合及交流。深圳量子防务搭建了一个很好的军民融合平台,他们聚集了数千个先进民企前沿产品,也与军方有着顺畅的沟通渠道。

二是努力打破各种现实壁垒。打破故步自封、利益至上只求赚钱的禁锢和恶习,使企业先进的技术和产品能够在军队试验和试用,一旦有利于有效提升军队信息化作战能力,就应快捷申报进行评审并尽快列装。

三是军品公平透明招标。不搞暗箱操作,严禁权钱交易,打破运行了多年的利益链条。让真正信息化含量高、技术过硬、适应未来战场的先进信息技术、装备和设备顺利进入军队服役。

四是引入优胜劣汰机制。对现役的各种装备有计划地进行重新评估,对于已经落后、已经影响到部队整体作战能力的技术和装备,要及时进行淘汰和退役。

五是建立军民沟通的日常交往机制。当前,应系统理出军队提升综合作战能力的各种前沿问题,找出能够解决这些问题的途径,列出具有相关技术、材料和工艺优势的企业名录,逐步进行论证并尽快争取尽早使其在军队列装。

我们只要坚持“军民融合”的方向,坚持为打赢未来信息化战争服务的宗旨,相信在以习近平主席为主任的专职机构领导下,在国家综合国力和科学技术水平不断提升的大背景下,在军队和地方各级政府的支持下,我们的军民融合水平必将得到不断提升,一定能够为更好地维护国家安全、为军事斗争提供更加坚强有力的战略支撑。


2017-05-04 12:22
来源:中国信息安全杂志(2017.4)
热门推荐更多
热点新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