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恒为何快速崛起 作者:本刊记者 崔光耀

十年磨剑成大器

十年前,当范渊铆足了劲,准备回国创业的时候,国内已经有一批先行者在信息安全市场上站稳了脚跟。彼时信息化热潮如火如荼,两化融合正在蕴育之中,信息安全已逐步广为人知。比起第一批创业者,安恒足足晚了十年!

但是,安恒磨剑十年,后来居上,渐成大器。美国网络安全风险投资公司(CybersecurityVentures)推出的“全球网络安全企业500强榜单”, 对全球数千家网络安全厂商进行独立评估,寻找和发现“最热门、最具创新”的企业,安恒自2015榜单推出至今,连续入选世界500强,是为数不多的几家中国公司之一。具体上榜情况是:2015年有四家中国公司入选,安恒中国区排名第三(总排名314),2016年有六家中国公司入选,安恒Q1 中国区排名第一(总排名141),今年一季度排名榜单中国公司共有7家公司入选,安恒信息凭借在云安全、大数据安全、工控安全和智慧城市安全等前沿领域的持续创新能力,再度入选。据Cybersecurity Ventures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斯蒂夫·摩根介绍, 网络安全创新500强榜单打破常规的评估标准,并不依据收入、员工数或年度增长率排名,而是考量包括解决的问题、客户基础、首席信息安全官的反馈、IT安全评估者的反馈、风险投资、公开的产品评价、会议上的演示和介绍、企业营销和品牌推广、媒体报道等。对于受众和决策者、评估人和推荐者来说,所表现的企业实力更为客观。所以上榜企业众里挑一,俄罗斯只有卡巴斯基登榜,而中国区从最开始也只有四名,包括安天、山石网科和印象认知,后来增加了奇虎360等共计七家企业。

2016年4月19日,作为民营网络安全的代表范渊出席了总书记主持的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座谈会,亲耳聆听了习总书记的“4·19”重要讲话。也是这一年9月,在全国网络安全宣传周上,范渊获得国家网络安全优秀人才表彰。此次19名受表彰者(杰出人才1名、优秀人才10名、优秀教师8名),只有范渊、肖新光和郑文彬来自安全产业界。这一年,安恒在G20网络安全保障中,成功阻拦了27万次的网络攻击,圆满完成了安保任务。自2008年涉身北京奥运安全,到亚运会、世博会安保,到三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安保,安恒团队作为国家应急保障队伍的重要成员,几乎参与了所有重大活动的安全保障工作,算得上名副其实的“安保专业户”,这背后不仅是扎实的敬业精神,更由于过硬的技术保障能力和水平。

今年是安恒成立十周年庆典。五月,安恒在世界互联网大会永久会址乌镇主办了规模盛大的“2017西湖论剑”(中国网络安全创新分享大会)。这既是一次安全领域的盛会,也是安恒展示十年成果的汇报演出,来宾在领略过去安恒产品技术发展脉络的同时,也分享了安恒技术进步的明天。安恒技术人员用一台笔记本电脑瞬间启动并开走了一辆智能汽车,它是在告诉人们,人工智能、大数据与网络安全交织博弈的下一档接力已经开始了。

为此,范渊在会上做了“安全的责任”的主题演讲,无疑也是在诠释安恒新的使命。

三大事缘立安恒

今天的安全与十年前的安全已有很大不同,网络技术发展之快大大超出人们的想象。在安全的专业化程度不断提高,细分市场条块越来越精细,竞争也越来越激烈的市场环境下,安恒的快速发展为什么能够实现,在我们看来,至少有这样三个条件。

首先,安恒的技术路线顺应了技术发展的大趋势。这一点很重要,因为这是战略方向问题。大概十来年前,安全产业界考虑的是如何把安全的功能融合在一起,推出大而全的安全解决方案,走的还是边界防护和特征匹配的老路子。而那时范渊在美国硅谷做Web安全和数据安全方面的攻防研究,发现数据日益成为企业的核心资产,数据安全应该是未来的趋势,这样的认识在当时并不多见。范渊2005、2006年在Black Hat上做演讲时,发布过最早的Web漏洞扫描工具,尽管是个测试版,但当时就有很多老外询问购买,这更让他感觉到Web应用产品的市场将会非常广阔。回国创办安恒以后,从Web漏扫做起,发布了国内首个商业版Web漏扫产品,之后又做了国内第一套Web深度防御,即现在WAF的前身,再到后来做内控安全产品,数据库审计和堡垒机这两个内控安全体系中非常重要的姊妹产品。这三条产品线,是公司前五年的核心产品,被称为安恒的“老三样”。

2012年国内爆发的天涯、CSDN事件,范渊认为这是国内大规模信息泄露的元年。这时,大家开始意识到安全攻防的态势和方法在逐渐演变,基于边界防御、特征签名等被动防御方法越来越跟不上时代的发展,而基于行为模型,基于全方位对数据可能泄漏管道的监控,基于大数据关联分析,结合内控合规的整体平台化的产品开始成为主流。

事实很快印证了范渊的判断。大约在2012年前后,安恒参与中国移动集团漏洞扫描产品的采购竞标,当时最大的竞争对手是IBM。在前几年,外企的优势非常明显,但最终安恒成功战胜了所有竞争对手。

范渊接受采访时表示,安恒现在正在朝“全科医生”的方向发展。他说,专注数据安全和应用安全,是公司创立的初心,安恒的Logo就是由DB和APP组成的,这份初心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变。虽然安全防护技术和产品在演变,从网络安全到应用安全,再到业务安全,但其核心实质依然是保护入口、保护数据,外防内控的技术发展脉络还是非常清晰的。业内从重点安全风险隐患点的严防死守到现在的外防内控风险隐患点全覆盖,也印证了从“专科”安全到“全科”安全的演进。

此次西湖论剑以“智引新安全,数领大未来”为主题,再次向世人昭示安全关联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人工智能的强力走势。可以说,安恒发现了技术进步的机缘,并且抓住了它。

第二,安恒赶上了一个好的时代。好的历史发展时期可遇而不可求,尽管范渊回国创业选对了技术路线,但在安恒成立后的前一个五年,发展的预期并不如意。

范渊承认,那时大环境并不很好,不仅整个市场的安全预算很小,竞争环境也相当恶劣,关系型市场还是主导,但安恒还是凭着发自内心的力量并相信自己对未来的判断,坚持把产品做好,把市场做好,坚持着走了过来。

2009年安恒遭遇了一次资本危机,创业资金基本用完,范渊差点把房子卖掉,幸好当时有投资机构找过来,才渡过这道难关。在2012年安恒首次举办西湖论剑的时候,安恒已创立五周年。从这个时候开始,安恒开始进入发展的第二个阶段,也就是发展的快车道,而这正与国家网络安全的全面振兴高度吻合。

2012年党的十八大召开,次年召开了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完善互联网管理领导体制,确保网络正确运用和安全的要求。2014年,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导小组成立,习近平总书记亲自挂帅,从此我国网络安全保障工作拉开了全新的篇章。党和国家对网络安全工作的高度重视极大地推动着网安各项事业的进步,鼓舞和鞭策着网信人奋发进取的决心。古语说时势造英雄,赶上这样好的历史时期,对网络安全从业者来说真是莫大幸运。对安恒这样有准备的企业来说更是如虎添翼。

第三,安恒有一个好的掌门人。虽然团队的力量不容忽视,但对于一个中小企业来说,领军人物的作用更加至关重要。因为它不像大型企业,有着严格正规的管理制度和层级分明、运作从容的组织机构及专业队伍,中小企业的掌门人既要是帅才,也要是将才,甚至是拿起枪往前冲的战斗员。

和范渊有过接触的人恐怕都会疑问,眼前这个眉清目秀,文质彬彬,带着几分腼腆的书生模样的人,怎么能够与激烈攻防、硝烟弥漫的网络安全挂起钩来。但这可能正是范渊的过人之处,看似不露声色,却有成竹在胸。说话声音不大,话语不多,但能快速抓住要点,传承着江浙人钟灵毓秀的文化底蕴。当然,海外留学和硅谷职业生涯的阅历,使其拓宽视野,融会贯通,可能影响更为直接。重要的是,在范渊身上还有着特殊的情怀,他把这种情怀表述为一种责任。

你很难想象到他发脾气会是什么一种样子,他和他的战队如此和谐地融为一体。安恒高级副总裁刘志乐当年就是被范渊儒雅气质和人格魅力给吸引而加盟安恒。在今年的西湖论剑期间,记者亲自听到来自安恒的基层工作人员对范渊的由衷赞许,“感到非常自豪”!

安恒现象绝非偶然

胆欲大而心欲小,智欲圆而行欲方。范渊不仅从大处规划和引领着安恒在瞬息万变的安全市场昂然向前,也培育了特殊的安恒文化。他说:“从个人来讲,我还是比较幸运的。第一,我的兴趣和事业是结合在一起的;第二,看到自己的想法,慢慢变成了现实;第三,公司的团队对我非常信任,我们在一起工作非常有凝聚力。”

如今,安恒已发展成为千人的团队,先后成立了专注人工智能的AILPHA大数据实验室(负责人是硅谷Facebook大数据专家),专注物联网、智能设备、工控安全的海特实验室,和关注二进制漏洞挖掘的卫兵等实验室,与包括阿里云在内的相关厂商和部门广泛合作,刚刚获得国家漏洞库“2016年度最佳技术支撑单位”表彰。

一个成立十年的公司,迅速成为国内安全市场第一梯队的核心成员和最具活力的新兴厂商,这并不是偶然的事情。范渊说,安全既是一种能力,一种理解,也是一种理念。最让他自豪的是,安恒研发的一些技术达到美国同级水平,某些方面甚至有所超越,在持续加大研发投入的情况下,这样的例子还会越来越多。

当然,安恒还是发展中的安恒。如何保持持续的热情和出众的效率,以应对更加复杂的安全环境,这不仅是安恒,也是整个产业界需要时刻萦绕于心的战略问题。


2017-07-17 16:07
来源:中国信息安全杂志(2017.06)
热门推荐更多
热点新闻更多